萌梦的白兔糖

我想你了

乱七八糟都是我自己瞎编的 。新手上路。我只是放假在家无聊。
内马尔打电话给哈梅斯,James,在干嘛。
哈梅斯躺在沙发上回道,刚哄了Salome睡觉。你呢!不打牌了吗?哈梅斯调侃道,
ney,你也太有意思了,还去参加什么扑克大赛。
打扑克的乐趣可多着呢!你在拜仁没有收到他们的熏陶吗?早知道拉你一起来呀!
别了我是真不会打扑克。你也知道,我平时除了打实况,别的都不太感兴趣。
在拜仁棋牌室带呆了那么久,竟然还不会扑克。真是不可思议。要不要哥哥教教你啊!哥哥牌技惊人,可是得了奖呢!正好让你在拜仁那边吃得开。
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唠着打扑克的事情。
别贫了,哈梅斯问,打电话过来是就想跟我聊打扑克的事吗?这样的话,那我可挂了。
当然不是,别挂。内马尔又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气氛突然有些尴尬。
我想你了,James。内马尔开口说道。想见你。新赛季马上要开始了。我想见你。想和你做。
好。
我想你了,James。

   见哈梅斯的时候,内马尔总是打扮地比较正常。一只简单的白色棒球帽,一件白色体恤,直筒牛仔裤,运动鞋。满满的少年感,仿佛永远都是那个十九岁的巴西大男孩。眼睛里永远装着星光。
   哈梅斯打开房门,内马尔迫不及地吻上去。他们好久没有接吻了。哈梅斯的吻技实在不怎么样,所以他很享受内马尔的主动。绵长而激烈的吻,不知掺杂的是两个人怎样的情感。
内马尔迫不及待地扯掉哈梅斯的腰带,褪去裤子,只留下了上衣和内裤。哈梅斯没有着急脱内马尔的衣服,反手公主抱把内马尔抱起来,内马尔双手揽着哈梅斯的脖颈。哈梅斯贴在内马尔耳边说,ney你怎么一直都这么瘦? 想让你抱的动呀!再胖我也抱的动。
一把把内马尔放到床上,哈梅斯开始脱掉上衣,然后给内马尔脱衣服。映入眼帘的一幕,让哈梅斯有些痴迷。
白色的球袜和白色的铲球裤。
白色的球袜包裹着修长的小腿,铲球裤下面凸起的小山丘和诱人的腰线。哈梅斯的眼有些发红了。他很久没做了。
你是故意的吗?你这样的话,怕是明天下不了床啊?
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。
  哈梅斯大力扯下铲球裤,打开抽屉,是内马尔早已准备好的润滑剂,哈梅斯已经红了眼。草草的抹上润滑剂,揉弄了下,哈梅斯便将自己的硕大,挤了进去,大力抽动起来。内马尔双腿紧紧环着哈梅斯的腰,嘴巴张开不断索取哈梅斯口中的汁水。
今夜,不知是内马尔太撩人,还是哈梅斯太动情。长夜终于吞噬了无休无止的欲望。两人沉沉地睡去了。
醒来已是太阳高升。哈梅斯叫了早餐,两人裸着身子,一人裹着一条被子,吃了早饭。哈梅斯说ney你该走了。嗯!内马尔挪到哈梅斯眼前亲了他的脸。
  内马尔走了。
  哈梅斯躺在院子里,在太妃椅上要摇着,晚风轻轻吹着,月亮落下去,抬头是满天的星星。哈梅斯心想,就这样吧!看着女儿长大,踢几年好球,享受安逸的生活。没人会知道他们的秘密。

评论(5)

热度(18)